诱爱成瘾:慕少的暖婚娇妻奇葩果果小说在哪里可以看

诱爱成瘾:慕少的暖婚娇妻

诱爱成瘾:慕少的暖婚娇妻

作者:奇葩果果
类型:言情小说
时间:2020-09-18 19:25:14
状态:未完结
评语:
章节目录
第1章 我们离婚吧 第2章我是慕容瑾 第3章 我们又见面了 第4章 危险人物 第5章 威胁 第6章 我是慕容珊
查看更多章节 >
简介
傅安歌遇人不淑刚结婚还没洞房就变成了二婚,甩掉渣男之后被某总裁纠缠。“慕总,我是二婚。”“我还未婚,正好合适。”傅安歌酒醉之后不小心睡了慕容瑾,某总裁一睡成瘾,不但跑去家里要求负责,还总是别有用心的再三灌醉她。美名其曰“醉醉更健康,睡睡身舒畅”傅安歌捂着老腰哭嚎:“说好的周六周日休息呢?我要抗议!
节选

七月的A市异常的炎热,结束了一天的劳累,傅安歌迷迷糊糊的躺在柔软的大床上,享受着空调房里的清凉。

她身上穿着洁白的婚纱,脸上的妆容也未来得及卸下就像是死狗一样躺下了,这个时候别说洞房花烛了,她连手指头都懒得动一下。

早知道结婚这么累,她说什么也要去旅行结婚,而不是像是傻子一样站一天见了人就笑,笑的她腮帮子疼,这么想着傅安歌下意识的揉了揉自己的脸颊。

“慕容,今天晚上先睡吧,明天我们再洞房。”傅安歌闭着眼睛有气无力的说着。

房间里异常安静,等了一会儿,傅安歌也没听到有任何声音,她虽然困但意识还在,睁开眼睛之后她先是环顾了一下四周,而后拧紧了那两道秀气的眉。

慕容迟哪去了?刚才还在她旁边躺着呢,现在怎么不见了?

难道是洗澡去了?

傅安歌刚要起身,忽然听见楼下传来了一道陌生又熟悉的女声,还没等她听清楚,那道声音便戛然而止。

傅安歌的眉拧的更紧了,她从床上爬起来,光着脚走了出去。

还没走到楼下,就听到了慕容迟刻意压低的声音:“珊珊,你小声点。”

“怎么?你是怕你老婆生气吗?阿迟,你是不是喜欢上她了,毕竟她那么漂亮,换做是我,也会选择她的。”

傅安歌听着那带着失落且哽咽的声音,走到了楼梯口,在看到慕容迟紧紧的抱着自己养姐慕容珊的时候,傅安歌那双漂亮的大眼睛里先是闪过一抹震惊,而后则是变成了愤怒。

她用力的抿紧了嘴唇,面无表情的看着那相拥的两人。

“珊珊。”慕容迟叹了口气,声音中带着无奈。

他声音很温柔,傅安歌追了他这么久,从未听到他这么温柔的叫过自己的名字,她不免有些心酸,却依旧固执的看着他们两人没有出声。

在婚礼上她就发现慕容迟对自己的姐姐有些特殊,没想到这两人之间还真的不正常,她倒要看看慕容迟怎么说。

“我娶傅安歌是因为爸爸妈妈逼我,如果我不娶她你永远回不了华夏,我们两个这辈子都见不了面,那个女人除了长了张漂亮的脸蛋,其他的一无是处,怎么能和你比呢。”

还没等慕容珊说什么,慕容迟接着说:“你放心,我娶她不过是权宜之计,你耐心的等等我,我一定会和她离婚,我爱的是你,这辈子要娶的人也是你。”

慕容珊眼中含着泪花显然是感动极了,但她却往后退了一步拉开了和慕容迟之间的距离:“不,你不能那么做,我们不能对不起傅安歌,我们不能……”

慕容珊的话还没说完,就被慕容迟拥进了怀里,他低头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,眼中有着欣慰,他的珊珊总是这么善良,傅安歌不过是个可恶的第三者,珊珊却害怕伤害她。

“慕容,没想到我傅安歌在你眼里还有那么点优点,不过,就这一点优点可就甩了你心爱的女人十条街呢,怎么?你不再考虑考虑?。”

傅安歌突然出现吓了那两人一跳,慕容珊如受了惊的兔子一样推开了慕容迟。

从见傅安歌第一眼她就觉得傅安歌漂亮的不像话,就算她是女人也一样被傅安歌那张脸惊艳到了,尤其是现在傅安歌笑看着他们,眉眼弯弯笑容明媚的样子,更是让慕容珊觉得自惭形愧。

这样的女人……

没有男人会不喜欢吧,慕容珊担心的看了慕容迟一眼。

她的担心落在慕容迟的眼里,让心虚的慕容迟一下子有了底气,他这次一定要为了心爱的女人搏一搏。

“傅安歌,在我眼里你比不上珊珊一根脚趾头,我娶你不过是因为父母的逼迫,你知不知道你的死缠烂打让我恶心,就算全世界的女人都死光了我也不会多看你一眼。”

傅安歌的脸上依旧挂着笑容,自己追了一年多的男人竟然说出了这样的话,她心里不难过是假的,但越是这样,她越不能让自己的尊严被人践踏。

“虽然一开始我对你死缠烂打,但你这段时间和我不是感情颇深吗?”

既然慕容迟已经和她撕破了脸皮,那么她就算心里难过,也要使劲膈应膈应这两个人来出气,他们傅家的家规就是,不管发生什么只有他们欺负别人的份儿,坚决不能让自己受欺负。

慕容珊的眼中终于有了泪花,她看着慕容迟,脸上有着难过和失落。

不忍自己心爱的女人落泪,慕容迟恶狠狠的目光看向了傅安歌,在看到傅安歌眼中的讽刺之后,他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,平日里看起来极为英俊的一张脸此时狰狞的让傅安歌作呕。

“如果不是为了让珊珊回来,我连做戏都不愿意对着你这样的女人,现在珊珊回来了,而你也没什么用了,识相的就自己滚蛋,你要是再敢惹珊珊伤心,我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。”

“慕容迟,话说的真绝情啊,既然如此,我倒是要去问问公婆是否知道你们两个之间的龌蹉事。”

傅安歌不是傻子,慕容迟和自己虚与委蛇欺骗慕容家二老为的就是让慕容珊回来,慕容珊为什么不能回国,说不定慕容家二老知道两个人不正常的关系。

若真是这样,整个慕容家未免也太恶心了,既然知道儿子和养女不正常还让她嫁进来,分明就是在利用她来掩盖这个丑陋的事实。

傅安歌转身就走,慕容迟的脸上闪过一抹慌乱,如果父母知道他还是对慕容珊不死心,一定会把她再次送出国。

“你不准去!”慕容迟怒喝了一声,快步去追傅安歌。

他走的很快,完全没有注意脚下那白色的婚纱拖尾。

下一秒,前行中的傅安歌被后面的力一拽,整个人跌坐在了冰冷的大理石地面上,慕容迟已经走到了她的前面,一脸怒容居高临下的看着她。

傅安歌仰着头,漂亮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比太阳还要明媚的笑容,那笑容带着讽刺几乎晃花了慕容迟的双眼。

“慕容迟,我傅安歌爱干净不喜欢垃圾,我们离婚吧!”

最新书籍
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