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情不及往生-傅景衍,余半夏一深情不及往生在线阅读

深情不及往生

深情不及往生

作者:本子
类型:言情小说
时间:2020-09-18 18:27:09
状态:未完结
评语:
章节目录
第一章小姐,你流鼻血了 第二章蚊子咬的草莓印
查看更多章节 >
简介
独家小说《深情不及往生》是本子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,本小说的主角傅景衍余半夏,书中主要讲述了:“傅景衍,我饿了……”“我去做饭。”“傅景衍,我渴了……”“我去倒水。”“傅景衍,地脏了……”“我去拖。”“你都做了,那我做什么?”“坐着长肉就行。”...
节选

正要进入正题,放在一旁桌子上的手机却突兀的亮了起来。

接着,一阵嘈杂的电话**打断了两人接下来要进行的亲密动作。

傅景衍要起身,谁知余半夏一双纤细的小手却勾上了傅景衍的脖子,嘴巴委屈的撇着,娇嗔了一声:“景衍~”

“乖,可能是公司有什么事情呢!”在余半夏的嘴唇上印下一吻,傅景衍这才依依不舍的放下了余半夏勾着自己的小手。

起身前,还不忘记吻了一下余半夏的小手,这才走到床边接起电话出了卧室。

“唉,天要亡我啊!”傅景衍走后,只剩余半夏一个人躺在松软的大床上苦苦哀嚎。

三米宽的大床,竟然不够余半夏一个人来回翻滚的。

正觉得老天不公的时候,被褥下面一阵震动吓了余半夏一大跳,不情愿的翻身下床,这才找到自己还在呜呜震动的手机。

“十一点,星若咖啡厅。”电话那头的人话并不多,只是留下简短的八个字,就挂断了电话,只留下余半夏一个人拿着手机凌乱。

“怎么了?这么不开心?皱眉头会提前衰老不知道吗?”

傅景衍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打完了电话,回来卧室就看到余半夏拿着手机皱着眉头发呆的模样,一把从背后抱住了余半夏,轻轻帮余半夏揉着眉头之间的褶皱,在余半夏的脸上印下了一吻。

“没事,同学约我出去,可是外面天好热。”说着话,余半夏的一双眼睛又继续看向了窗外。

现在七月的天气炎热的很,尤其是十点钟的日头炙烤着大地,就算是街道上的行人要走,也都是尽量挑一些有阴影遮挡的地方,更何况是余半夏这个十足的懒宅。

“要不要我送你。”

“不要。”

完全没有听傅景衍把话说完,余半夏就直接义正言辞的拒绝了。

话落,还不忘继续补充:“拒绝与恶势力同车出门。”

听到余半夏这话,傅景衍微微挑眉,又朝着余半夏靠近了两步,大提琴般低沉的嗓音又一次在余半夏耳边环绕:“怎么?我什么时候成恶势力了?”

嘴巴轻轻摩擦着余半夏的耳垂,惹的余半夏一阵心慌意乱,想伸手推开傅景衍,可这么一个大帅哥在眼前,让余半夏做那等丧尽天良之事,余半夏是万万做不到的。

闭上眼睛,强行想要让自己镇定下来,一定不要被眼前这些虚假的东西所迷惑。

可无论默背几遍静心经都没有半点用处,傅景衍身上好闻的薰衣草的香味,还是犹如毒物一般疯狂的蹿进余半夏的鼻腔。

“如果我没记错,不知道是谁,在我回来的时候还对着电视里的我发花痴,怎么就这么一会儿的时间,就变成恶势力了?你不觉得,你需要解释解释吗?嗯?”傅景衍抱着余半夏,一字一句,故意撩拨着余半夏的心弦,挑战着余半夏所剩无几的理智。

可偏偏的,余半夏对这样主动的傅景衍,没有一丝的抵抗力,已经要彻底沦陷在傅景衍的温柔攻势当中了……

“我……”

“你今天出门要好好照顾自己,我需要回公司一趟,记得吃饭知道吗?”一句话,一下浇灭了余半夏头顶所有的欲|火。

也不管余半夏的眼神有多幽怨,拿了手机便愉悦的离开了房间。

隔着几条走廊,余半夏还是听到了傅景衍关门的声音……

“半夏!”修长的手指在余半夏眼前晃过,余半夏这才回了神。

看到穿着一袭白色连衣裙,披散一头长发的白苏,这才扬了扬唇角。

“这几日去哪了?她们都说没见你。”看到余半夏提前帮自己点好了咖啡,白苏也就没再劳烦服务员,修长的手指熟练地拿起汤匙均匀的搅拌起来。

“这几日啊!住进了大别墅,算是被一个有钱的男人包养了吧?”余半夏挠了挠柔顺的头发,许久,才总结出这么一句不确定的话。

正搅拌咖啡的手蓦地顿住,主人抬头看了一眼余半夏,纤细的手掌便直接抵上了余半夏的额头——

“你干嘛呀,我没有发烧。”

“是没有发烧。”等放下抵在余半夏额头上的手,白苏才这么自言自语了一句。

“实习想好去哪没有?”说着话,白苏抿了一口咖啡,似乎觉得味道还不错,面上的表情都愉悦了几分。

“实习?还没想好。”余半夏低头绞着衣角,生怕白苏听到自己的回答不满。

果不其然,在听到余半夏说出这几个字的时候,白苏的眉头就紧紧的皱了起来:“还没想好?”

突然放慢的语调,一下惊的余半夏大气都不敢出一口,原本要辩解的话,更是哽在喉头一句也没说出来,只能是把头压的更低。

“把头抬起来。”不容置疑的语气,一下就震慑住了余半夏,不敢有丝毫懈怠,猛地就把头抬了起来。

也因为抬的太快,原本藏在衣领下面红色的斑斑点点,无一落下的映进了白苏的眼睛里。

“半夏,你脖子上面是什么?”若是说过敏,可看着一点都不像。

不等白苏看仔细,余半夏想到什么似的,直接一把捂住了脖子,尴尬的咳嗽了两声才敷衍的解释:“天……天太热了嘛,有蚊子,蚊子咬的……咬的……”

虽说对余半夏的解释将信将疑,但因着没看太清楚,也只能是点了点头。

“白苏,你……你找我还有别的事情吗?”余半夏试探性的开口。

看着白苏摇了摇头,终于是如释负重的松了一大口气。

“我觉得你说的没错,我这就回去和她们几个联系,商量要去哪个公司实习,那我们走吧。”生怕白苏再想起刚刚的话题,余半夏直接拿起放在一旁的包站了起来,另外一只手还不忘记拉起白苏。

走到柜台,想到之前傅景衍送给自己的黑卡,低头在包里翻找了起来。

也完全没有发现,自己身旁,不知何时站了一个穿着一身黑色抹胸裙,带着墨镜的女人……

最新书籍
更多